Friday, September 8, 2017

清醒

小学时期
参班上不受欢迎的组合
被班长莫名其妙抄名
无所谓 不管

中学时期
进art class,加入戏剧
稍微被同学鄙视
也无所谓 不管

学院时期
回想当时好像一直想掌控
不太对 但就为了一切顺利
又无所谓 也不管

是什么时候开始介意人家的眼神?
自己喜欢的 想做的
怎么会“不好意思”讲出来
怎么会觉得有点羞耻,见不得光?

跟完全没什么交流的出色老板聊聊
没想到点醒了自己一直没有注意到的

不喜欢跟人哈拉 所谓的“social”
但果然还是喜欢一对一很真心的对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