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8, 2009

091028


*Ms Yarshi illustrated this just in a few minutes during our practical class yesterday! D=

今天Typo的课,我不爽。因为....

得给老师看我们的sketch..
轮到我的时候,他一直跟别的同学讲话,又望来望去... 讲的东西都不好笑可是其他人在笑...
我就坐在他面前看着他冷视他,一直等,看他几时才肯看我的sketch... 浪费时间...
过后终于肯看我的sketch了,看着看着...
他问我知不知道“kaede”是什么意思,问我是什么语言之类的,我都回答了
过后他竟然讲“kaede”好像日本的那些夜店的名.....

我不爽。如果他不是老师的话,他就死定。

如果他讲我这个名难听还是什么,我还可以接受
不过他讲什么夜店...?!!

我知道有pornstar也叫"kaede",不过SLAM DUNK的Rukawa Kaede也叫Kaede啊!
.......

算了,就当着他的脑不干净,不尊敬人家的名
或positive一点,他有话就讲,够直接,很好。非。常。好。

不过我还是不爽。


给了老师看sketch就可以早离开教室了。
她们打算了去Feeling Cafe~

下了BlockV的楼梯时遇到Yvonne! 噢!终于有缘碰面了!LOL!
她走了后我就打给她问她去哪里,那是我们跟他们都是下着斜坡
原来她不知道我就在后面.. 因为那么靠近的距离都要打电话!
虽然是浪费钱,可是我喜欢这样叻,觉得很好玩很无聊.. 哈哈!


Feeling Cafe~
除了Rainie之外,她们都叫HoneyMilk!!
我没有叫因为不想用那么多钱.. 我没得喝.. 很引诱我咯... ==


玩牌.. 可是不是21点那些,玩.. err...
我不知道叫什么,总之一直要打下去的啦!


我的spaghetti很多洋葱...||||


Rainie的水被丽娟破坏


Before and after 倒入honeymilk
颜色参到变成很美~!(可是过后变得很wai.....|||)

本来想要回家放我的file一下,可是一直跟她们玩和聊天到不够时间了 =(


狂风来了..... (哈哈遮住丽娟的头了,要不然我没得post在这里 =X)

看着那些云给风吹得移动得很快!又恐怖又美!
如果我拿到了我的DSLR的话就好....
走着路的时候真的是很废,又来乱喊 ==|||| 而且有个时候Rainie跌倒!
到了学校走上斜坡走到BlockV的时候又来乱喊,而且拿着雨伞乱转乱"feng"给风吹
Sampat ==||||| HAHA.


哇 (在bus里)


哇 (到了学校,在巴士站)


哇 (在lab前)


Lab A1里...
那边的电脑真的是很烂.. 很多架坏了... 我上次坐的那个位的电脑,monitor的纽坏了 ==
跟我的gang分散到完~!可怜的我和敏仪自己坐 D= 可是过后又搬回坐在一起 ==

Html的东西... 是还ok的,因为中学时学过了
不过看到很烦咯 ==
然后做么< /del > 不可以直接用< /s >叻?可以少打几个字嘛.. *懒人*

放学了后跟她们去office交resit的form,刚好TTG也在那边!
一直等他,要问他几时可以拿到相机,可是他一直跟那些office的人聊天
不过最后也是问了 = 相机下个星期才能拿到.....
噢,又要等多一个星期 =(

---

没得去戏剧营...
去年没有去橘子营已经很后悔了,现在弄到更后悔...
而且今年的是第一届的TEA营.......
如果我还是中学生那多好,十二月假期,可以去
不过现在上了学院,十二月不是假期,所以妈妈不给...
还以为今年想去在找回以前对戏剧的热诚.....


---

旧事又重演了。

还以为不会再发生了,但现在又再发生。真的是快癫了。

不过多谢最“老”的那个,事情解决了。
我不能出声了,因为我每次都把事情搞扎.. ==||||

现在想回... 原来我一直那么冲动 ==
不过这种情况只出现在对我来说很熟重要的人/东西上
要不然我才懒得理...!D=

如果真的是伤到你,真是对不起
因为我惯了zat你们,连在班上的同学也一直zat来zat去...

我尽量控制尽量忍吧... ~____~

3 comments:

-yv0nn3- said...

YOU WANNA DIE AR!! SAY THAT I'M OLD!!!! ARGH!!!!

yun said...

U DINT GO CAMP!!!!!??
I WAN KILL UUUUUUUUU!!!!!!!!!
THIS YEAR IS UR LAST YEAR 2 GO 4 CAMP LIAO ARH!!!!!!!!!!!!!!
GO DIE!!!!!!!!

KaedE said...

你以为我想的是吗?看不到我已经写了我很后悔吗?
这不是我最后一次去戏剧营的机会,我在tarc还是戏剧的
我是有机会去,不过家人不给又能怎样?
不要跟我讲叫我跟家人吵过,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最后一次去是前年,没有下次了。

Milo老师就是叫你要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
你是明白的吗?